在神州网|神州历史—人生智慧,国学民粹,养生宗教,国学文化综合网站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资讯/评论 > 大陆 >

洪水肆虐人祸所为的实证

时间:2011-06-20 19:09来源:摩天岭岭之鹰 - 和讯博客 作者:摩天岭岭之鹰 点击:
我曾预言:“如果江南江河堤坝豆腐渣工程依然存在,过度围堰造田、淤塞湖泊,江河分洪设施不能投建运营,而使江河失去了天然的蓄水调节器的现状从根本上得不到改观,明年梅雨季节到来,一切将会重演。这既不以任何权贵的意志为转移,也不以人们的惰性和推诿为取舍。因为老天爷的大气、温度调节,季风雨带的安排并不听命于权利和人们的良好意愿,他只听命于造物主。”时隔一年,还真叫乌鸦嘴说准了。

娄底双峰:洪水肆虐
 

差不多一年前的628日,我在和讯博客发表了《南方洪涝灾害得到有效控制,在于长江以南雨季结束》的短文。点击6416人次,评论75,在这个非官方的财经博客,已经是相当可观的数字了。当时,我曾预言:“如果江南江河堤坝豆腐渣工程依然存在,过度围堰造田、淤塞湖泊,江河分洪设施不能投建运营,而使江河失去了天然的蓄水调节器的现状从根本上得不到改观,明年梅雨季节到来,一切将会重演。这既不以任何权贵的意志为转移,也不以人们的惰性和推诿为取舍。因为老天爷的大气、温度调节,季风雨带的安排并不听命于权利和人们的良好意愿,他只听命于造物主。”时隔一年,还真叫乌鸦嘴说准了。在五月及六月上旬的大旱之后,随着长江中下游水汽的过度蒸发,季风雨带的北移西进,极端的天气达到顶点,来了一个必然的物极必反的扭变。大旱变成大涝,长江中下游地区淹没在暴雨里。在洪水的持续肆虐下,七八省、百余县浸泡在泥水里,又是天量的经济损失,又是生命财产被洪水侵吞。

 

这一切,究竟是天灾,还是人祸?几天前,我在博文《大旱大涝之后的反思》说:“到现场去,用脚板去丈量,用眼睛去观察,用头脑去思索,找出水旱灾害的人为原因(当然,自然的原因非人力可左右)。你会发现,农民所说的是实情。”

也许上述实话,在一个人云亦云,惟权贵马首是瞻的国度,很使一些人不高兴,但它恰恰就是事实。为了说明问题,我们还不得不再次以事实来说话。     

不得不说话来自于新闻报道,兰州晨报6 8日以《挖山填河造房‘黑楼市’肆虐会宁》》为题,报道了发生在甘肃长征会师地会宁的,先是私自挖山取土,非法填河平地,然后私下买卖土地,大搞非法建筑,进行非法交易,获取高额经济效益,致使秀美的桃花山千孔百疮,蜿蜒的祖厉河道被埋变窄的新闻。接着616日,又报道:“位于兰州七里河西果园镇西果园村的东河河道,是附近村庄灌溉排洪的主渠道。自今年3月以来,大量的机械设备开进来填河造地,使原来宽阔的河道变为一条三米宽的水沟,村民灌溉,排洪防险处于极大麻烦之中。”一再看到这样的新闻,我真的无话可说,感觉到这个国家的子民真的疯了。将在一次比一次更大的水旱灾害面前,蒙受灾难,直到把自己家底赔光。

会宁县城是苦甲天下的的陇右地区的一个黄土丘陵中的平坝,相对地势并不高,植被微薄。挖山取土,雨季必然水土流失严重,祖厉河道被圈占建房,旱季无碍;雨季山洪暴发,加剧了的水土流失会使洪水变成泥浆肆虐,问题严重会漫溢县城,直至把它荡平。到时候算天灾,还是算人祸?现在的问题是只要把钱给了相关人,便无人问津,任你劈山、圈建,这就是现实。西果园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

温带大陆气候区域的河流,雨季漫漶,旱季细流。但河道不会因为旱季而设,所以,通常宽阔,多露河滩。在现近土地寸土寸金的经济效益下,自然会为不法建筑商,形形色色的地方大小势力集团看准,成为围河造田的发财之地。但是,北方七八月雨季,因为植被不厚,水土流失严重,山洪爆发的时候,会携带泥浆,横冲直闯。如果河道保留原状,能够容得下洪水下泄,相对灾害尚在可控制范围。如果河道被大规模填埋,洪水不能宣泄,就会冲毁堤岸,淹没周边城镇,将他们用黄泥荡平。殷鉴其实不远。所谓舟曲泥石流灾害,且不要说县城建筑在地质结构极不稳定,白龙江流域上方的河流交汇口。真正的原因还是人为。一在于大规模地砍伐西秦岭的原始森林,使地表裸露,结构松散,山体不稳,为泥石流提供了内涵和动力。二在于大量城镇建筑就建筑在白龙江主河道旁,甚至是占据了河道(电视镜头异常清晰地显示了这一点),河流不能正常宣泄,大半个舟曲县城被泥石流摧毁就是必然。作者插队的乡镇,在宁卫平原的中宁,背依位于贺兰山余脉,灌溉黄河北岸两县地区土地的的跃进渠,镇东侧是一条专为泄洪的山水沟直通黄河。一次夏季夜半暴雨,洪水聚集,势不可挡,奔腾而下,跃进渠滚水坝来不及使洪水翻渠而下,堤坝即被冲毁。而偏偏那条山水沟淤塞严重,没有及时疏浚,于是洪水夹着渠水漫溢出来,淹没了整个镇子,第二天来到现场,哪有城镇,只有一马平川的黄泥塘。

想来,类似劈山、填河造地,在北方绝不是一处,旱季马马虎虎,雨季汪洋一片,人或为鱼鳖,就是不可避免的了。   

南方人多地狭,向荒山、向湖泊河流要地也非一日。今天又添加了风景名胜扩建新修,土地房地产开发,毁林造田,转植经济作物等等壮举,自然山林、江河湖泊的命运比北方还要糟糕。长江水系,沿岸流域曾有一千三百三十二个百亩以上面积的湖泊,数十万个水塘。如今,仅湖北,四湖流域已成历史名词。三湖、白露湖消失,成为稻田。洪湖让出了20万亩良田。湖泊水系调节作用消逝,“要它装水的时候它装不了水,要它泄洪时又力有不逮。”七百五十八个百亩以上小湖,数千个水塘先后消失。就连风景佳丽,为武汉长江水系重要调节,降燥减温的东湖,也正在面临被不断填埋,日益萎缩的命运。想想,没有大量湖泊江河蓄水蒸发,雨带没到来前,气温升高,太阳辐射加强,就近没有湖泊水塘,也即没有了自救的水源,湖北怎能不大旱?暴雨降临,河道不畅,湖泊萎缩,池塘被填,不能蓄水,亿万吨径流无处可去,怎能不肆虐成灾?湖南,洞庭湖本为中国第一大淡水湖,调节醴水、资水、湘江、沅江四水,雨季蓄洪,漫溢后才泄洪长江;旱季存水以使湘中水旱兼济,风雨不愁。如今,几千平方公里,数十米深度的湖泊,长江三口来沙,围湖造田,旱季也面积仅剩1000余平方公里,深度仅达3米左右。还有什么蓄水调节功能?鄱阳湖作为中国最大淡水湖,吞吐作用异常明显,胜于洞庭湖,如今大旱湖底显露,成为一片牧场,仅吐不吞,大雨又吐不及,何来长江之肺之说?难怪江西动议要筑坝截水,防止鄱阳湖外泄,以保有江西农业命脉了。至于太湖、巢湖、洪泽湖命运大同小异,不过湖水氧化严重,蓝藻泛滥,已近既不能饮,也不能灌溉,更无蓄洪抗旱能力了。

   长江中下游还有一个重要的自然现象已经消失了。这就是每年3-5月桃花盛开前后,长江流域出现的一个丰水过程。无论是古代诗歌,还是现代诗歌,对她都有曼妙的描绘:

 

  “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,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”(唐·张志和)   

 

月儿圆了

云彩飘动起来 

潮水一浪高过一浪 

爱情开始在河岸唱歌

 

  姑娘划动双浆的声音 

在黑夜里格外的动听 

一弯船儿 

偷偷地驶出了港湾

  

  桃花汛,是五月的风景 

桃花汛,是姑娘的花期 

桃花汛涨起来了,涨起来了

  还有那风 

还有那雨 

为桃花汛啊 

插上了腾飞的翅膀     (桃花汛 文 / 野雄性株) 

 

丰腴的河流,明镜般的田野,风泼雨写的江南大地,春色如画。沿江湖泊借机开闸补水,以对植被和鱼类进行不可或缺的补给,同时保证沿江地区水源充足,蒸发量适宜,不旱不涝。如今,这样美丽的景色永远消失了,不会再有那动人的诗章,那曼妙的丝竹音乐。因为桃花汛已经成为永远的历史。固然,降雨量少是桃花汛消失的重要原因,但另一“推手”则是长江支流汇流能力差,一些地方快速发展的小水电站,如拦路虎般,不仅妨碍了抗旱,也阻滞了本可成为救命水的桃花汛的到来。这一景观的消失,也是长江流域厄运的开始。

   

事实证明,人类亵渎了大自然,大自然已开始向人类报复。只是我们不能正视这一现实,令行禁止,保护江河湖泊,继续眼睁睁地看着权势利益疯狂地侵蚀山河土地,破坏自然环境。不要说留给子孙以千孔百疮,就是自己,也未必能在年年如旧的旱涝灾害中安然度日。通胀,尤其是农副产品的通胀,不就是因为灾害而日甚一日吗?

(责任编辑:wc)
顶一下
(9)
81.8%
踩一下
(2)
18.2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